1946偉德國際 app-把蒲公英的紛飛 飄進夢幻的日子

  平日裏,快速的生活節奏,繁瑣的工作似乎擰緊了安裝在1946偉德國際 app身體裏的發條,使我不得不加快旋轉的速度才能適應當下的生活,才能生存在當下的環境。所以,我必須懂得在周日裏,放松自己的心情。因爲片刻的輕松歡愉,是推動頭腦與身心最好的潤滑劑。這一刻,我感覺到了日子的平靜與優雅!夏本是繁華的,可在心的一偶,只存貯了夏的憂傷。小時候的我,很喜歡笑。別人聽來無趣的話,也能讓我笑得前府後仰,樂不可支。那幹淨,清脆的笑聲,現在想起來是毫無拘束的,兒時的夥伴總是說我的笑聲清脆的如同香甜的嚼豆聲,毫無遮攔。“噼裏啪啦”地就蹦到人的心坎裏去了。相比,現在長大了的笑聲總讓人覺得少了點什麽,卻多了一些無可奈何的味道。
  歲月漫過時間的枝蔓,時光在四季裏的輪回,我們握住了什麽?時光不經意間,輕輕巧巧地來了,又去了。春早已遠離我們的視野,夏的濃厚開始彈唱其音符。人生是一首詩,還是一首歌?夏的韻味,夏的意境,攜著許許多多無以言說的惆怅、淒殇。童年的我,常常會花一天的時間來折紙。簡單的一張紙在我手裏仿佛沾上了魔力,可以變換出很多不同的花樣來。紙飛機載著我的夢想飛上高空,紙船兒伴著我的歡呼駛向遠方,紙星星儲存在記憶的瓶子裏面,永遠閃著奪目的光芒。能讓記憶觸摸到心靈最柔軟地方的東西,也許是一張發黃的照片,也許是一首耳熟的歌謠,也許是一則童趣的故事,也許是一幕似曾相識的畫面。呵,那些把數落的星星放進童謠的日子,那些把蒲公英的紛飛飄進夢幻的日子,那些把牽牛花的花絮藏進記憶裏的日子,還有那些把輕靈的紙船漂向遠方的日子。令人刻骨銘心的童年!
  生命的閘門依然打開,傾斜而下的奔流再也不複返回。童年的玻璃球已不知去向,但它凝結著我的快樂。白岩松說:“走到生命的哪一個階段,都該喜歡那一段時光,完成那一階段該完成的職責,順生而行不沉迷過去,不狂熱地期待著未來,生命這樣就好。”對酒當歌,人生幾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色彩斑斓的玻璃球,相互碰撞,在碰撞中撞出了我的快樂,也撞出心靈的火花。夏日的夜空下,我曾靠著牽牛花架,仰望著天際的星空,聽奶奶講牛郎織女的故事,天真地在七月初七的晚上,守候在牽牛花架下偷聽牛郎織女的悄悄話;不知疲倦地數星星,數亂了,再數一遍,在數一遍。一切都在看似平靜中輕輕走過,只是有些東西依然存活在日子之中,像池塘裏的蓮花,待到盛開才有芬芳。
  其實,日子就是一朵花,而人不過是花上的蝴蝶,沉浮于季節受制于季節,所能展翅花間的也不過短短數年。總是喜歡在風光明媚的日子迎著太陽走去,伸出五指,讓陽光在指縫中透出些許燦爛。在這一刻,世界靜了,我的心也靜了,一種滿足的感覺充斥著內心。歲月在輕輕地訴,我在靜靜地聽,生命就是一個經曆磨砺飽經滄桑的過程。回到那一刹那,歲月無聲也讓人害怕,枯藤長出枝桠,原來時光已翩然輕擦,只是因爲太年輕,所以所有的悲傷和快樂都顯得那麽深刻,輕輕一碰就驚天動地。春有春的風情,冬有冬的雅致,生活中點點滴滴的平凡感動都是一個個精彩的過程。有時,結果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這生命中一路收藏堆積的所有點點滴滴風風雨雨苦樂年華銘留下的苦澀抑或甜蜜的過往瞬間。
  日子已然交疊著來了去了,在喧嚷與沉默間物華兀自轉換,不問誰同意與否,一如當鋪,你的細軟我來定價,而你只能接受。如果可以,我也願在日子裏修煉成一只皈依的鳥,穿著佛的衲衣,將時光銜到花上,讓細密的花香將日子熏成珠玉,或者將我繡成一枚香囊包裹住你的所有。睜開惺忪的睡眼,我沐浴在陽光裏,柔柔暖暖的感覺,絲絲沁入心房。對著鏡子,我露出恬淡的笑容,濃濃的幸福味道,似乎伴著一束百合,輕輕揉進了我的心田,留下了陣陣淡然的馨香。尋找童年的記憶,記憶在腳下紮根,踩在堅實的大地上,我向前走——帶著含淚的微笑。忘不了回憶時那一抹含淚的微笑,它是我夢中的真,是真中的夢。但是,我不會用淚書寫完我人生的散文。
  擡起頭,我微笑,沿著童年鋪就的道路走下去。淚水滴落下來,浸濕了我童年的回憶。突然想起,我也曾傻傻的渴望長大,渴望長大後心靈之翼的翺翔。而如今,那暢遊天地的夢想真的可以變成現實的時候,我卻發現那份渴望漸漸淡去。站在歲月的長河裏,我失去了單純和愉悅。童年,就這樣慢慢淡去,且一去不返,像寂靜的長空,劃過一道流星,美麗而短暫。蓦然回首,童年多彩依舊,擡頭四顧,前方一片光明。是啊,幸福就是這樣,簡單生活中懂得滿足,人生旅途中堅持夢想的追逐。上蒼給予一縷陽光,我便也心存感激,心懷恩情,報以溫暖的笑容。人生其實是一幅卷起來的畫卷,是時間把他慢慢展開在我們的面前,有山有水,我們只有打開智慧的雙眼,才能領略山的雄偉、水的柔美。平淡的日子象一只船,載著兒時的夢,年輕的歌,也載著即將到來的中年與收獲。

  馬格裏一家有四口人,在這四口人之家中,只有馬格裏的父親本阿郎有著一份較爲穩定的工作,一名專職司機。馬格裏的母親諾瓦斯自從年輕時所在的工廠倒閉後就成了一位家庭主婦,專門在家照顧年幼的馬格裏與他的姐姐索裏。

姐姐索裏是這個家庭中最被父親寄予厚望的,也是最受父親疼愛的。索裏自兒時起成績就一直很棒,年幼時因父母皆在外工作,無人照料,便被長期寄住在外婆家,索裏長至15歲時才被父母接回來一起生活,那個時候的索裏已經有一個小自己七八歲的小弟弟了。

弟弟馬格裏今年15歲了,在姐姐索裏的眼中,這是一個很沒出息的小男孩,膽小怕黑,愛哭愛寵溺自己,調皮任性更不懂事,還有著一個非常暴躁甚至摔東西的壞脾氣,至于學業,則更是差的一塌糊塗,在校經常被老師罰站挨罵找家長。姐姐索裏一直覺得,弟弟馬格裏之所以養成今天的脾氣許多方面源于母親的溺愛。索裏長至20歲時一次偶然聽到母親的朋友在家中閑聊,才突然間意識到,原來平日裏母親疼愛馬格裏的一些小舉措小行爲來源于其重男輕女的傳統思想,加之對于從一出生就沒離開過母親的馬格裏,自是格外地疼愛有加。

馬格裏一家人的生活有時候很拮據有時候也會很小康,小康家境的時候,馬格裏的父親會叮囑母親諾瓦斯趕早到市場上買一些孩子們愛吃但平時卻幾乎吃不到的東西,比如,索裏愛吃的鲳魚,馬格裏愛吃的龍蝦,或者買上一些海鮮來改善下生活。而拮據的時候,就好比現在,馬格裏一家此刻正是缺錢時,馬格裏的父親本阿郎需要上交一筆押金給公司以此來改善下他的工作,本阿郎擔心自己年齡偏大,要不了兩年公司就會開除他,而這份工作是家中唯一的生活來源,若沒了工作一家子的生活開支就是個大問題了。適逢眼下本阿郎的朋友新置了輛新車,朋友邀他過來,待遇比現在的要好些,而且還可以多幹幾年,眼前機遇難得。而馬格裏與索裏也正是花錢時,馬格裏剛升高中,索裏又准備讀研,眼下又急需一大筆的學費。

白天的時候索裏給孩子們當家教,一天多少都能有點收入,晚上回來了索裏就把賺得的錢交給母親。這幾天市場裏衣服打折,索裏的母親是位愛漂亮地女子,這天,諾瓦斯出去買東西時看到店裏皮鞋打折,回來時手裏便多了三雙鞋子。中午索裏回來的時候,諾瓦斯端著一鍋湯,拿出兩個饅頭,一家三口圍在桌子上,除了父親本阿郎還在外地忙活。馬格裏估計是餓壞了抱著個饅頭就啃了起來,索裏填飽了肚子便又出去了。幾天下來,母親諾瓦斯早上稀飯,中午饅頭,晚上菜湯,總是這幾樣飯來回轉著,索裏忍不住地嘟哝道,媽,我肚子餓啊,這有點吃不飽。諾瓦斯說,喔,我前兩天看店裏打折,就爲你爸買了兩雙皮鞋,我也買了雙涼鞋,錢都花那兒了,哪還有錢再買菜了。索裏聽後,只好默默回房間繼續看書去。
晚上,母親諾瓦斯沖著馬格裏吼道,你還寫不寫作業了?還不快把作業拿過去讓你姐教。在母親的一陣陣怒吼下,馬格裏極不情願地拿著書來到姐姐索裏面前,厚厚的一本家庭作業,馬格裏幾乎沒寫幾頁,姐姐索裏頭疼地看著馬格裏寫的那些個歪歪扭扭的英文字母,頗有幾分不耐煩地講解著題目,結果,索裏竟發現即將升高一的馬格裏連26個英文字母都寫不全!母親諾瓦斯在一旁看著,說道,哎呀,你就別管他什麽26個英文字母了,你就把這題告訴他怎麽寫就行了。索裏試著更簡便地將題目分析給馬格裏聽,可幾次下來,馬格裏不單自身一丁點都聽不進去,更讓索裏抓狂地是母親諾瓦斯一直在旁邊不時地念叨著,一氣之下,索裏火大的說道,媽,你既然讓我教他寫作業,你要是想在旁邊看著你就看著,但能不能別老插嘴啊?這麽一說,母親諾瓦斯倒是安靜了下來,隔了會兒便靜悄悄地走了出去,但沒一會兒又靜悄悄地走到門縫裏偷偷地觀看著,聽到姐姐索裏責備弟弟時,母親便又忍不住地插嘴道,你別老責備他,好好講好好講……

父親本阿郎晚上回到家中洗了個澡躺在床上看了會兒電視,隔了會兒看到索裏就問了句,你最遲什麽時候交學費啊?索裏搖著頭說自己也不大清楚,便拿了件衣服去洗澡了。此時的馬格裏突然從房間裏跑出來對著正在洗澡的索裏喊道,姐啊,你快出來,我肚子疼,要上廁所。索裏聽聞後說,我在洗澡呢,你到外面找個地方上下吧。馬格裏邊捂著肚子邊喊,“快,快點,我要憋不住了,我怕黑。”這時,諾瓦斯從房間裏走出來怒罵道,“你什麽時候不能洗澡啊,偏偏這個時候要洗,你還不快點出來,你看你弟這肚子疼的。”邊說著邊推開浴室的門,見索裏正在洗頭發,又是一陣怒罵。索裏說道,讓他到外面上吧。諾瓦斯氣呼呼的便帶著馬格裏出去了。索裏從浴室裏出來的時候就聽到父親在打電話,“恩,我近段時間手裏缺錢,想從你那兒借點……”索裏心酸地聽著從父親那兒傳來的聲音,慢悠悠地回到自己與弟弟馬格裏同住的那屋。

夜裏,索裏躺在床上,想著自己的未來,想著那日在風起中文網裏讀到落風寫的《淡淡地生活》,又想著自己所向往的《新的生活》,索裏不禁在心裏默默地呐喊著,我要加油,努力將現在的生活變成自己所希望的新生活,更要努力讓自己身邊的親人也能享受到幸福的生活!索裏在這一種自1946偉德國際 app的激勵中漸漸地睡著了……而明天,生活依然在繼續,馬格裏的一家也依然持續著同樣的生活節奏爲著同樣的事在煩惱,只是誰都不會想到改變正在悄然地存在著。